四月的一个下午在玄武湖 文/柏邦尼

2014-07-25 12:44:25
温暖的图文 小说言情小说柏邦尼
坐在大树树荫里,穿着紫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孩 《四月的一个下午在玄武湖》配图
  在你面前,我是一个不会撒娇和赌气的女孩。我有什么资格做一个娇姑娘呢?一个女孩只有在一个满心宠爱她的人面前才会撒娇,那是一种有恃无恐的笃定。我小心翼翼的,我羡慕那些在大街上甩手不理男朋友的蛮横女孩。
  有时我非常恨自己没用,你身边明明没什么人,而我竟还不能吸引你全部的目光。
  在玄武湖的卫生间里,有个很干净标致的女孩。我向她借梳子,她夸张地做手势,才发现她是个哑巴。我很惊讶,因为她围着手绣的丝巾,穿格纹的裙子,是不是我们潜意识里总觉得残废的人应该潦倒而不快乐呢?我还给她,谢她,她因为帮了我而显出比我还快乐的样子。出了门,一个男孩在等她。他脸上有一种忍也忍不住的微笑。我想,如果你那样笑着等我,我宁可变成哑巴。
  我的手出汗了,你的手也出汗了,却舍不得松开擦一擦。我喜欢你的手整个儿把我的手包在手里,那样子,我会觉得,是你牵着我,而不仅仅是我牵着你。
  在湖边的长椅上,听甲壳虫的歌,你看《轻音乐》,我看陈丹燕,吃锅巴和话梅。我枕在你腿上,脚翘在椅背上,一只红色一只蓝色的鞋子吸引了很多行人的侧目,很没有女孩的样子。我看见春天里那种非常非常绿的叶子,好像释放出积攒了一个冬天的绿色。能看见鸟巢。我说:“鸟窝。”你更正说:“雀巢。”大部分时候我咕哝,你哼着,大概没听进去。我透过头发看见你后颈上那颗痣。我突然想起那首诗:
  记得当时年纪小
  你爱谈天我爱笑
  有一天枕在树下睡着了
  风在林梢鸟在叫
  梦里花落知多少
  你是个很会讨女孩子喜欢的男孩。手指那么灵巧,会编出那么美丽的花环,青色柔软的柳条上,插满紫色和白色的花。紫色的花像蝴蝶,白色的小小的,像甩在上面的白颜料。真的非常,非常,美丽。
  或许你会和另一个女孩一起来玄武湖。会替她编花环。或许你会更加开心。但是,那个花环已经留在我这里,永远消灭不掉。
  有时我觉得自己是自私的。我想让你快乐,想只有我让你快乐。可是,那你岂不是四处碰壁?不是这样的,我还是希望你幸福,不管是不是我给的。
  我穿球鞋也会打脚。脚跟磨破了,我们走了那么多的路。我没有抱怨,我不想让你以为我是个娇气的女孩而下次不再带我一起玩。
  在黑暗中我们寻找那紫色的花。慢慢看不见了。我们手牵着手在巨大的公园里走。有一点点害怕迷路,有一点点沉默。但其实我一点都不怕迷路的,如果找不到出口,一整晚待在公园有多好,我甚至还有一条床单。
  我说有失恋的室友向我借烟。你说,你还有烟啊,丢掉!我微笑看着你说,哦,你现在能管我了啊?
  其实,我是非常喜欢你管着我的啊。
  湖南路上人真多。原来我们赶上了一个什么狂欢节。拦住了车,街道上全是凑热闹的人们。那些土气的花车真难看。你说你的同学在广场等你。人潮汹涌,就要看见你的同学了,我轻轻放开你的手,让你同学看见多不好,要你解释怎么办?我不想到时候是你尴尬地先松开我。可是人群冲散了我们,几秒钟内我焦急地寻找你。重新会合了,你重新牵我的手。知道吗,你第一次牵我的手,仅仅因为不会失散。
  我把花环放在脸盆里,盛了清水。
共享许可 无,请勿转载

搜索

卖萌机器人

上传图片
     
     
     
馒头饭 遵纪守法好榜样 萌化你生活,萌发正能量,我们爱卖萌!

Language/繁體/日語
 抽奖 举报 隐私
cou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