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长的版权困惑

2014-11-24 15:57:29
站长版权
从左往右依次是:Lisa Rein, Aaron Swartz和Larry Lessig 2002年在Creative Commons发布会上合影 Gohsuke Takama拍摄
  在写这篇文章前,我不得不冷静五分钟,以清空自己关于“版权”的任何主观意识,然而这并不能保证接下来的文字会足够真实和客观。考虑到传播的特性,本文不会涉及那些可能过于激烈的观点,只从我个人的感受,淡淡对网站版权的困惑。

版权意识的觉醒

  随手翻开抽屉,里面有十多张“上网卡”,在那个按小时计费,盯着数次“线路忙”,忍受电话占线的时代:网速的制约下,光盘依然扮演着视频、游戏、音乐传播的主要媒介,“版权所有,翻版必究”也从光盘延伸到网站底部。所有的网站的服务条款,几乎都写着网站对用户内容享有全部权利,甚至延伸到一些网站提供的个人主页服务。站长们关注如何用采集等手段,更快更便捷的丰富网站内容。

  今天,不少网站修改了服务条款,将权利还给作者,作者开始主张权利,用户以使用正版而自豪,甚至扮演起监督者的角色。也许,从“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———向北1500米”发问以来,我们的互联网从来没有哪一天,像“今天”一样更重视版权,更尊重作者。在这片土地上,随着经济、法制、教育的进步,人们的版权意识正在觉醒。

站长的“原罪”

  作为一名站长,我有“原罪”。每天,我打开盗版的系统,用着盗版的网页制作和图片处理软件制作网站,然后通过盗版的FTP软件发布到互联网。当我发现到这点时,我的经济能力还不足以使我可以负担起一款软件的费用,于是我选择开源,使用开源的软件,开源的框架。然而,这并没有使我获得足够的安慰,我知道自己只是使用了那些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人的成果,仅此而已。我开始不安,回顾记忆,那些所听,所见,触及之物,往往来自版权的个体,而我不能确定这些信息是否足够“授权”,甚至不确定自己所产生的思想,也至于现在的“我”,是否又是他人的杰作。

站长的“恐惧”

  作为一名站长,我很“恐惧”。每天,我苦思冥想,搜肠刮肚,原创文章。然而自己的作品,甚至整个网站都被采集、镜像到其他网站。自己原创的内容,被稍微“换汤”,即被掐去来源。自己的辛苦编写的代码,绘制的设计稿,包括灵感,创意,被无情的复制。所有的这些,让我不得不声明版权,加密源码,玩起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,甚至惬于参加站长间的交流。

信息自由还是版权

  对于这个问题,RSS、CC协议的创作者之一,Reddit等数家网站的创始人亚伦·斯沃茨,用破解网站封锁,大量下载学术论文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态度,面对指控,他选择了自杀。然而在他去世之后的几周,一名十四岁的孩子公开感谢他的学术论文(上传可能为亚伦的支持者,非亚伦本人),这名男孩从论文中发现灵感,并最终和某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找到了早期诊断胰腺癌的方法。

版权的困惑

  我们都希望自己作品的版权能够得以有效保护,同时也不希望自己的使用,分享行为被过多地监视或约束。这种矛盾来源于自身,并反映在网站运营等方面。版权的困惑,也许将长期存在,已经有人试图通过更为弹性的方式,在版权保护与信息共享中取得平衡。

  “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,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上。”如果从版权角度来看牛顿的这句名言,将心比心,我想自己也许可以做得更多。

共享许可 注明来源

搜索

卖萌机器人

上传图片
     
     
     
馒头饭 遵纪守法好榜样 萌化你生活,萌发正能量,我们爱卖萌!

Language/繁體/日語
 抽奖 举报 隐私
cou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