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在这个冬天音乐散文 主播/白小茁

2014-10-20 05:55:51
治愈的声音 散文 Dorris音乐散文白小茁
第14137089449312号音乐播放器
散发披肩的北白川玉子坐在床上有心事的模样 画师Dorris作品 P站ID:46623159
  本文由纯白网络电台 白小茁 主播,作者亦是 白小茁,原录音中两处插曲有删节。

  这是一篇抒情的散文,文章中引用了大量的经典诗句、歌词,展现了白小茁声音之外妙笔生花的文采。文章讲述了一个痴情的姑娘,对所爱之人的依恋、希望与执着。以下是正文:

  不知不觉,又是一年的冬天,青岛的冬天没有雪,只是淡淡的灰色。风很大,窜进包裹严实的衣袖,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蝉,该穿棉衣了。  我在想,人或许只有在失眠的时候,才知道孤单的夜是有多么的漫长。上一秒钟,莫名其妙的,我打了三个喷嚏。我以为或许是在远方,有人在思念我。然后让人发笑的——一只蚊子飞到了我的眼前。冬天的冷总是涩涩的,涩到人的骨子里,更何况是这么幼小的身躯呢。我应该为它感到庆幸吧!

  中午的小睡做了很多的梦,梦里是你清晰的笑容,羞涩可爱的让我着迷。说起来有些丢人,因为上一次我像这样的犯花痴,已经是高一时候的事情了。当时我就呆呆的站在那里,看着那人灿烂的笑容傻傻地发笑。笑到人家说,你快走吧。高一故事,是一杯原味的咖啡,一口很苦,回味起来,却也意味无穷。那个时候傻傻的我,确实有交到不错的朋友,说到我那个不错的朋友,怎么形容呢?他很适合《好汉歌》,路见不平,一声吼。高一的时候,我还是一个不会咯咯大笑的害羞姑娘。话上矜持,不会主动和男生讲话,不会抬头走路,不会模仿土里土气的雷淑芬①。看郭敬明,日以继夜,虽然辛苦,但依然可以考班级前五名。和相熟的人形同陌路,和食堂打工的少年笑面如花。留着没有刘海儿的短发,骑着单车狂舞,车技不佳,还一只手打着粉红色的花伞。戴着的耳机里单曲循环着《至少还有你》②。然后一个跟头跌进满是石头的脏水坑。周围的人都在笑,那个时候,还没有习惯写赏心悦目的文字,只是喜欢买书,把整个书架塞得满满的。然后饿着肚子嚼所谓的精神食粮,乐此不疲。第一次看到牛皮封面的折线本的时候,着实地喜欢了。然后每天买一个放到抽屉里,什么都不写,乐意的时候拿出来看看,仅此而已。只不过晚上的时候,肚子饿得更扁了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,面无表情的过没有人认识的日子。一个人的时候,躲在厕所里,读《一棵开花的树》“如何让你遇见我,在我最美丽的时刻”③,现在算是我最美丽的时刻吗?我不知道,但我遇见了你。这一刻,我告诉自己,我要等你。

  我和你万千陌路,如何到现在,一起看过最美烟花。有的时候,我总在想,冬天的时候那么冷,为什么还会有人选择分离呢?应该不顾一切的抱堆取暖才对呀。还是——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,因为只有我的手一直是冰的。发小给我打电话,说他觉得他还是挺幸福的。虽然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他最爱的,在这之前,他曾经等待过一个人,他等了那个人十年,十年之前他们只是朋友,十年之后他们还是只是朋友。我还记得每次提到他的时候,他眼睛里的泪水,十年里从没再见那个喜欢的人,十年里没有一天不在想着那个喜欢的人,那个喜欢的人已经不单单是喜欢的人,而是他十年青春里所有的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。十年之后,他们见面了,她还是那么好看,好看得让他不敢呼吸,不敢眨眼,生怕一不小心又会失去。或许不应该说是“失去”,因为他从来没有拥有过,因为他暗恋了她十年。他以为如果不能够和她在一起,他就不会再爱了,或者说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她,那么是谁都无关紧要了。我不知道他这十年是如何说服自己,呆在这个伟大而遥远的梦里不醒过来,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如何说服自己只看着她和别人幸福就好。我知道如果要我不在活在有你的梦里,我会笑不出来,如果要我只看着你和别人幸福就好,我会哭不出来。我承认和他伟大的十年相比,我的等待不算什么,只不过,我比他幸运的是,你一直在我的眼前,而我告诉了你,我喜欢你。或许你可以说,你们俩都是傻子,是吧?谁让我们喜欢呢。戛然而止的等待,我不为他难过,因为他执着过了。结果什么的,真的不重要了。往往我们执着在路上的时候,总会费尽心机,孜孜不倦,甚至是竭尽全力地让自己更加坚定的走下去,走火入魔。然后突然有一天累了,这一切都无所谓了。

  我不知道哪一天你会突然喜欢上我,就像我不知道哪一天我会突然不喜欢你了一样,我们都是毫无目的游走在青春路上的流浪者,胆怯彷徨。突然看到和自己相似的存在,便义无反顾的扑过去,像抓一颗救命稻草。我叫自己小茁,是因为我不够茁壮,我叫自己灿烂,是因为我不够灿烂。我想让自己成为一颗没有水都能够活下去的仙人掌,但却一直徘徊在脆弱的边缘,每一次和你分开,我都不敢说再见,不是真的那样没心没肺,不是不想说出充满关怀的话,而是怕自己情难自禁,再也伪装不下去。

  等待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因为它可以给你充分的理由去幻想梦好。等待,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因为不知道下一秒钟又该如何面对。我告诉自己,我要每天每天都给你写一段像这样的话,等到你愿意对我敞开心扉的那一天,都拿给你看,就算是情话么,我不知道。我只是觉得可能有人不相信我能够坚持下去,是吗,就像是当初我以为我可以云淡风轻地和你只做朋友,而现在,我却要每天不断不断地压抑自己对你的心。可能当初的我,只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你。感情是最复杂的解答题,深陷其中的人最看不清,就像是之前我从来不会觉得,我需要逼自己去喜欢别人来忘记你。但我确实那样做了,然后遍体鳞伤的告诉别人“对不起,我忘不了他”。我的心并不是摘要的枝杈,虽然它视图装过很多人。我知道,这样看来,我不是个好姑娘。其实说句话,我会不会等到你喜欢我的那一天。我只是在不知所谓,甚至毫无意义地强说着自己的忧伤,把自己的感情放大,放大,再放大。仿佛我成了一个吸血鬼,无所顾忌的时刻吞噬着自己的血液。然后转过身来,看着镜子中留着血泪的自己,无故的发笑。可能当你很久很久不再见一个喜欢的人,你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波光涟漪,心也不会再有悸动,这也是为什么,我曾经下定决定不再见你。但是,我怎么能不见你呢?

 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进入到我的视线,虽然到悄无声息,甚至什么开场白都没有,只是你的笑容,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然后,不知不觉地,我总觉得你身上有一块吸铁石,让我神志不清地总想要靠上去,我以为自己很清醒,清醒地知道不要把巧合当作缘分,不要把友情当作爱情。但或许我错了,错在我以为我很清醒,但我并不清醒。

  无论结局如何,我要等下去,不是为了你,而是为了我。我想让自己清楚的知道,等待你的每一分,每一秒,我过得都是如此的清晰。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,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。

注释:

  ①雷淑芬:1989年春晚《懒汉相亲》中宋丹丹饰演的人物。

  ②《至少还有你》:高潮歌词“如果,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,至少还有你,值得我去珍惜。”林忆莲2000年1月发行的专辑《林忆莲's》中的一首主打歌曲。

  ③《一棵开花的树》:大陆散文家席慕蓉(穆伦·席连勃)于1980年10月4日创作的一首抒情诗,“如何让你遇见我,在我最美丽的时刻”是其开篇段落。

共享许可 无,请勿转载

搜索

卖萌机器人

上传图片
     
     
     
馒头饭 遵纪守法好榜样 萌化你生活,萌发正能量,我们爱卖萌!

Language/繁體/日語
 抽奖 举报 隐私
cou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