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snow','雨'=>'rain','雨滴'=>'rainy','光'=>'light','樱'=>'sakura'); 音乐散文雪乡_治愈声音_馒头饭

音乐散文雪乡

2014-12-01 10:24:52
治愈的声音 散文音乐散文张家界电视台《周末》栏目组
第14173503987725号音乐播放器
  本音乐散文由张家界电视台“思想的天空,精神的驿站”电视节目《周末》制作,并在《周末》开播的首期节目中播放。原题为“雪乡”。文中的雪乡位于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王家坪镇。皑皑白雪中,伴随着孩子们天真爽朗的歌声,让我们再次最近这宁静而神秘的雪乡,感受那散发着厚重乡土气息的真挚的渴望。

  从夏荷磨肩的光影里走来,在稻茶靡香的田野,听几声南飞大雁惜别的哨音,悄然划过。忽长忽短的日子渐次变得不能再短,大红大绿的色彩渐次褪得令人恍惚,邃远的天宇会飞来一群美丽的精灵。这无言的白色飘逸的一群,穿过遥远寒冷的天空,穿过沉寂对的布满树木的山岗,穿过悠然空旷的城市街道,穿过生生不息的粗矿的人群,飘飘洒洒,漫天而来。在这只有炊烟没有喧嚣的山乡,悠然安详,独自渐入佳境。

  这就是雪乡,梦里的山乡,山已不再明丽,水已不再清灵,纤尘不染的世界里,群峰起伏的山峦,收敛了笑对苍天的傲慢,蜿蜒旖旎的河溪,也包藏了无忌惮的轻佻。偶尔,一段小小的水域,几只水鸭顽皮的一逗,矜持的河溪忍俊不禁略显几分畅明,并不张扬,只圈点几个小小的酒窝,浅浅的羞态,浅浅的媚意。不再有山花依岸,不再是水鸟呢喃,没有帆影桨声的雪乡河溪,裹胁起两岸人家无数梦回的叹息。一袭索装私私细语穿村而过,淌到一个谁也不会知道的地方。太多的雪,太多的冰,纯净的色彩的漾动里,雪野的足迹却越来越孤寂。一段驳落的泥墙,几声悠远的犬吠,如何才能拼回一段残落的记忆。

  只有耄耄古柳恪守着生死相依的爱恋,只有参天的古枫镌刻着风云变幻的沧桑,只有无语的风雨木桥,等候着遥遥无望的归期,没有了山花烂漫,春风恣意,没有了牧童短笛,秋高气爽,没有了稻浪翻滚,雪乡的旷野里真的就找不到一丝撩人的暖意与慰藉。没有了下雪的日子,不曾留人经意,原来村庄真的很老很老,老成了即便拽住记忆的衣襟,仍然令人口呆目瞪。一溜古老的石阶,几窝泥筑的燕巢,一条迂回的楼廊,几扇泛黑的木窗,似曾相识却感陌生。无法让人置信,这连天接地的雪被原来蒙盖了蠢蠢萌动的青葱,也无情掩遮了古老悠远的风情。

  雪乡越来越近,越来越明晰,浸漫着柴禾清香的熊熊的塘火里,老人沧桑的脸渐渐清晰,花白的胡茬写满雪白的森林,密麻的皱纹刻成一马苍茫的荒塬。想像着那里该有多少古铜色的陈年故事,该有多少个尘封已久的回忆,那残破的老瓷碗该承载了多少久经不衰的爱恋,那老而泛亮的铜壶该淌走了多少峥嵘的岁月,那雕花依旧的橱柜该封存了多少不朽的时光。

  门外是银色的山林,粗犷的山林渗透了野性。猛然的一个发现,这茫茫的雪之山乡,还有一个相似的世外桃源,渐缓的山坡一座简易的木泥房,袅娜炊烟滋润的空间,鸡犬相闻,生机盎然,遥远的山林常是野兽出没的所在,山里人家也常受侵扰之困,这不,趁雪野迷茫,守山人家照例还是拿铳去吓唬一番。砰——猛然的枪声响过,酣梦沉沉的雪乡开始苏醒了。雪白的旷野不再寂寞,律动着敏感的思想和晶莹的童真,荡漾起纯净的希望和美丽的憧憬。

  雪天的乡村也是孩童的世界,在鲁迅的《故乡》读过的堆雪人雪地捕鸟,在这里也能见到。这仿佛并不是江浙一地孩童游戏的专利。瞧瞧,他们也一样玩得那般自在,那样地道,在草垛下支一把米筛,撒些秕谷,然后远远地躲在一处,只等鸟雀飞来,那样新奇的惬意,不必言说。

  (孩子们的歌声:春天在哪里呀,春天在哪里,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。这里有红花呀,这里有绿草,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。 嘀哩哩嘀哩嘀哩哩,  嘀哩哩嘀哩嘀哩哩……)

  真不知道,雪乡里还有多少迷离的传奇,还有多少新奇的故事。这里分明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着足以令人痴迷的景况,雪乡蕴藏着如此绚丽的色彩,雪乡的单调也包藏如此诱人的生动。原来,那些只有在记忆里,或者想象中才会拥有的一切,雪乡也会无私地呈献给你。那些沉默的山峦,宁静的河溪,那些天真的儿童,真挚的少年,激情的青年和安详的老人,那些久远的往事,离别的亲人,生死相依的爱恋和不朽的友情。

  雪乡里,假如每个冰雪之际都一个梦想,我们就有千万个梦想,加入每个青葱生命都一个渴望,我们就有千万个希望。

仿佛在童话中的乡村雪景:白雪堆积的树和栅栏 来自:xflip.com

共享许可 无,请勿转载

搜索

卖萌机器人

上传图片
     
     
     
馒头饭 遵纪守法好榜样 萌化你生活,萌发正能量,我们爱卖萌!

Language/繁體/日語
 抽奖 举报 隐私
count